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当父母成为抗疫“大白”,孩子的真心话令人破防

当父母成为抗疫“大白”,孩子的真心话令人破防

分类:财经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ERC换TRC,TRC换ERCwww.u2u.it)是最高效的ERC换TRC,TRC换ERC的平台.ERC20 USDT换TRC20 USDT,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,手续费低。

,

3月疫情发生以来,上海无数抗疫一线人员日夜奋战。其中,有医务人员、公安民警,也有基层干部、社区工作者、志愿者……当父母化身“大白”离家抗疫时,留守在家的孩子又最想对父母说点啥?通过这些令人破防的真心话,不仅能让我们深入了解抗疫工作者的艰辛付出,也能让我们看到孩子们的迅速成长,以及他们对父母的挚爱和对社会的担当。

心疼,但是为你们自豪!

即将面临中考的金山区罗星中学九(2)班女生钟亦遥实在没有想到,时隔两年她又一次遭遇疫情开始上网课,同时也变成了“留守儿童”。钟亦遥的爸爸连续好几天睡在单位,身为医务人员的妈妈更是忙得脚不着地,只剩下奶奶陪伴她。

再次见到妈妈,是在新一轮全员核酸筛查那天,钟亦遥第一次见到了变身“大白”的她,那么熟悉,却又有些陌生。“妈妈,几天不见,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,可是你帮我采完核酸后,根本顾不上和我说话,又忙着为下一位叔叔采样了。后来,我偷偷躲在一棵大树下望着你,我看着你的身影,我感觉你瘦了,也憔悴了……”

这一刻,钟亦遥突然明白了“舍小家为大家”这句话的意义。看着忙忙碌碌的妈妈,想到还在做志愿者的爸爸,连续几晚睡在硬板凳上,钟亦遥既心疼,又自豪。她想对父母说:“我为你们的辛劳而心疼,又为你们的付出而自豪!”

同样心疼自己“大白”爸爸的还有浦东新区南汇第四中学九(7)班的陶胡苹。3月12日起,她开始了线上学习,妈妈也开始居家办公,只有身为公交司机的爸爸每天依旧出门工作。后来,公交线路停运后爸爸又接到单位通知,前去一线开车接送病人。家里人都没有心理准备,但陶胡苹的爸爸毫不犹豫地说:“去!国家有需要,我们就一定要去。”

看到手机里拍摄的爸爸工作时的样子,白色的防护服厚重地套在身上,整个人显得比平时笨重多了。尽管是坐在公交车上开车,但汗水还是浸湿了衣服。

虽然思念日复一日,但是陶胡苹知道爸爸的岗位非常重要,要为千家万户的人们送去物资,将阳性转阴的病人接送回家,要24小时待命,随叫随到!

陶胡苹想对父亲说:“爸爸,我为你自豪。你是‘大白’,是奋战在一线的勇士!尽管你只是一名平凡的公交车司机,但在这个特殊的时刻,又是多么伟大。”

陶胡苹的父亲在工作中

青浦区东方中学九(5)班陆一乐即将面临中考。从线上教学那天开始,她的父亲就化身“大白”,报名成为一名志愿者。当他脱下笨重的防护服时,女儿清晰地看到他那被汗水浸湿的衣服紧紧地贴在后背上。尽管如此,父亲没有一句抱怨。陆一乐的母亲则负责召集、组织全楼道的居民们有序进行核酸检测,每次都是事无巨细。

走出家门走向小区广场的路上,整齐地站着一个又一个“大白”和“蓝精灵”们,他们温柔的提醒和有序的安排,让居民们如沐春风。回来的路上,妈妈指着志愿者们说:“你看,那也是蓝天白云的颜色。当你失落、忧郁的时候,抬头看看天空,那里有希望和未来。”

中考的脚步正在迫近,想起和爸爸一样身穿“大白”和“小蓝”的那些志愿者,陆一乐已不再忐忑和焦虑。她说:“我愿意像他们一样脚踏实地过好居家抗疫的每一天。愿四月的春风吹走阴霾,我们可以尽快走出家门,尽情地仰望天空,那里有蓝天、白云,还有希望和未来的颜色!”

陆一乐的爸爸和同伴全身心投入抗疫工作

爸爸妈妈去打“怪兽”,我们学会了成长!

谈及自己的父母,普陀区洛川学校五(1)班刘子清同学自豪地说:“我的爸爸妈妈打‘怪兽’去了!”

身为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的医生,刘子清的父母从3月份起就经常不回家。刘子清在视频聊天的时候发现,爸爸、妈妈和同事住的是办公室,睡的是行军床,盖的是睡袋,每每醒来总是腰酸背疼,透过手机屏幕,都发现他们的双眼已熬红。

在父母“闭环管理”不能回家的日子里,刘子清迅速成长起来:自己热饭、打扫卫生、洗澡洗衣服,还帮外婆一起照顾外公。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的日子里他感到自己仿佛一夜长大:学会了独立思考,冷静处事,变得更加勇敢与坚强。

4月1日起,刘子清的爸爸又主动请缨进驻医院。那天,本来说好一周就能轮换回家的爸爸突然来电话说,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主动报名当志愿者去桃浦社区支援核酸采样。早上4:50就要出发,他穿上“大白”要整整10个小时在大太阳底下忙碌,一刻不停地为小区居民们进行核酸采样。可是爸爸却说:“与我们并肩作战的浙江金华医务人员更辛苦!他们凌晨从金华出发来上海,支援我们做核酸检测,工作结束当天就赶回金华了,就是为了不给我们上海添负担。”

过几天刘子清的妈妈也会去医院上班,一周不能回家。虽然很不舍得妈妈离开,但刘子清表示,到时候会主动挂上家门钥匙,去邻居家暂住,希望妈妈安心“打怪兽”。他说:“我坚信病毒‘怪兽’一定会被战胜,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能够团聚了!”

刘子清的父亲在社区参加核酸采样工作

在这个疫情期间成长为小小男子汉的,还有在黄浦区教育学院附属中山学校 二(2)班的王钲霖。在王钲霖的眼中,这个春天和往年有点不一样,因为他的爸爸坚守岗位,已经好多天没回家,自己非常想念他。

王钲霖的爸爸是一名刑警,疫情当前,屡破案件的他换上防护服,毅然投入抗疫一线,逆行而上。王钲霖清楚地记得,3月初,原本爸爸与他约定下了班带他去滑冰,可是却“爽约”了。这段时间,王钲霖只能隔着屏幕与爸爸视频通话,当爸爸笑着对他说“爸爸没事,你已经是小男子汉了,在家要照顾好妈妈”时,这个平时看到一只小蟑螂都要躲在妈妈身后的小男孩,还是使劲儿地点了点头。

王钲霖的妈妈是一名老师。在这段特殊时期,除了每天照顾他的学习生活,还要进行线上教学,处理学校的各项事务。于是,为了不给妈妈添麻烦,王钲霖学会了自己使用平板电脑上网课,独立完成作业上传,自己按时运动和阅读。王钲霖还养成了抓紧时间洗漱睡觉的习惯,因为他知道,自己睡着后,妈妈还要备课,要批改大哥哥大姐姐的作业。

父母都是共产党员,王钲霖曾经不明白,党员是干什么的?现在,他终于明白:在社会有需要的时候,舍小家,为大家,义无反顾,挺身而出,这,就是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。

王钲霖曾对爸爸抱怨:“长大后,我不愿做警察,因为警察总是不能回家。”如今,他向往成为和爸爸妈妈一样的人,为这座城市传递温情与活力。

王钲霖隔着屏幕对爸爸说,“早点回家。等疫情散去,我们一起去滑冰!”

王钲霖的父亲在抗疫一线忙碌

   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第三方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发布评论